鼎盛白皮松苗木合作社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别让屋顶绿化“看起来很美”
      今年年初至今,严重的雾霾从北到南、再从南到北转着圈儿肆虐了大半个中国,连“中国空气最干净城市”三亚也不能幸免。几亿民众连日呼吸着严重有害的空气,以往避之不及的来自西伯利亚的西北风成了人们的救星。
  格罗庇乌斯在《新建筑与包豪斯》中写道:“随着空间的发展,从天空俯瞰屋顶,未来城市将会呈现一片无尽的空中花园景色。”他预见了城市空间绿化的发展趋势,也表达了对未来城市绿地形式的展望。
  事实上,屋顶绿化的生态功能远远高于景观效益。屋顶绿化是治理城市雾霾、沙尘污染最简单有效的方法之一,这是有充分科学依据的。对2种花园式屋顶绿化和2种简单式屋顶绿化采用湿式降尘缸法进行滞尘效果对比试验,结果表明:花园式屋顶绿化平均滞尘量达到12.3g/㎡,平均滞尘比率为31.13%;简单式屋顶绿化平均滞尘量为8.5g/㎡,平均滞尘比率为21.53%。这意味着,如果北京实现100%的屋顶绿化,每年可有效滞尘数千吨。
  景观功能和生态功能使得屋顶绿化备受追捧,成为当下和未来城市建设的一个重要导向。在中国的许多城市,屋顶绿化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,各地有关屋顶绿化的政策不断出台。不过在推广过程中,屋顶绿化却往往陷入“看起来很美”的境地。
  目前的状况是很多顶楼住户不愿意做屋顶绿化,并提出质疑,“在楼顶上种草种花,以后谁来养护?那么多泥土铺在上面,对我们的房子有没有影响?会不会渗水?”
  除了技术问题,成本问题也是制约屋顶绿化发展的一大因素。中国社会科学院某研究员就曾对在北京大搞屋顶绿化持反对意见,他认为北京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城市,而屋顶的蒸发量非常大,所以在楼顶搞绿化成本太高,得不偿失。
  笔者认为,制约屋顶绿化发展的根源还在于机制问题,而不是技术和成本。机制决定动力。在不少发达国家,屋顶绿化已被纳入城市法制化管理体系,做到了新建楼房规划设计、建设施工与屋顶绿化同步进行,把屋顶绿化“前置”而不是“后补”。而在补贴方面,德国对辖区内自费进行屋顶绿化的居民给予50%的补偿款以资鼓励,日本则将屋顶绿化计入建筑绿化总面积以及贴补体积率,给予赞助金、低率融资等优惠政策……而在中国,相关的补贴资助并不多。受成本影响,目前很少有开发商愿意主动对屋顶进行绿化,对此,相关部门应该通过一些细化的政策,调动他们的积极性。
  当然,从制度引导到公众自发实践,还需要一个不断提高认识的过程。不管现在技术是否成熟、后期维护是否困难,都不应该成为限制屋顶绿化发展的因素。现在消费者对于生态、绿化的需求日益增长,无论是建筑师设计建筑、开发商开发建筑,还是消费者选择建筑、公众维护建筑,四者之间应该有一个良性的互动,而不是相互制约,最终沦落。
.
.
.
→http://www.bpscfc.com/article/6gyy.html
→→http://www.bpscfc.com/article/fztd.html
→→白皮松小苗     →→5米白皮松     →→4米白皮松     →→3米白皮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