鼎盛白皮松苗木合作社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蓝田人的致富树——白皮松

      “幸福是奋斗出来的”,引用习总书记在2018年春节团拜会上的一句名言。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。只有奋斗的人生才称得上幸福的人生。蓝田人的奋斗梦“白皮松”。
      进入新时代,蓝田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,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更高要求,对幸福的追求也逐渐提高,然而幸福不会从天而降,所有的幸福都需要靠双手去创造;幸福只有历经风雨才能看见彩虹,幸福靠奋斗,兴邦靠实干。
      记得2000年时候,年少的笔者在省城西安打工,每当同事朋友问到,你家是哪里的? 我回答道:“蓝田”;当每次提到‘蓝田’很多陕西周边或者外地同事会说:“哦,马卡县的,蓝田是不是穷山区!听说你们那里交通基本靠走,通讯基本靠吼……”听到这话,作为家乡是蓝田人的我,马上就来气,生气归生气,必定蓝田原先可是个穷地方!山多土地少,产粮只有岭上和原上,住在山区只能靠天吃饭,每年家家户户都要买三五个月的口粮,地少吃不饱,年轻人只能出去打工补贴家用。后来自从有了白皮松开始销售以后,蓝田山区辋川人让才慢慢过上了好日子。
      白皮松的发源地最先是从辋川开始的!
      蓝田辋川地处山区,因条件限制,起初经济发展落后于其它乡镇,土地少,粮食不够吃,群众收入只能靠种地在山里搞些养殖,年轻出去打工补贴家用。辋川镇有个安山,又叫安家山,安家山村位于辋川河口村向南2公里的一个山沟,是辋川山区其中的小村落,人均可耕地少,且都是坡地,小片片,沙土地为主,地少机械化收割种植是不可能,种庄稼只能靠人拿肩扛,还不能灌溉,只能靠天吃饭,所以过去安家山是辋川比较穷的村庄,上实际70-80年代的时候辋川有句顺口溜叫:


嫁人不嫁安家山,十里路,水不干,
揍上花鞋么地穿;烧松毛,殴黑烟。


      其实安山村这地方也不简单,记事起据老人说去安山河里淘金子,应该是三十年以前吧,安山人在闲的时候,拿着簺子,在门前河里就掏起了金子。
      如今去辋川镇每个村,不管是地里还是沿河路边或山上,只要是有土的地方,能种树全是密密麻麻的白皮松,白皮松也是辋川镇大部分村民的收入之一。
记得二十多年前,白皮松从辋川开始往北京销售。村里的大喇叭喊着收购白皮松,那时候每家地头都有自然生长的白皮松,村民由村长自发组织上山到地头挖白皮松树,按照质量要求挖好扛回来放公路边,由于笔者年幼力单,一天只挖了5棵,扛到收货地方,北京人亲自验收,验收合格的,直接拉去装车,没验上的自行处理!到发工钱时,每棵树,向村组交五元作为村里提留,村民们每棵树还可挣十元八元,不过在验收时总有三棵两棵土球验收不上,扔了可惜,有的拿回去栽到房前屋后,有的扛回去烧柴,也算没自费力气!二十多年前村民这样的收入也相当可观,比在外打工可强多了。
      记得当年90年代初期,有些天津河北等地的客商来拉我们村的白皮松,说栽活了再给钱,那个时候辋川还没有种植白皮松,都是山上野生的白皮松树,挖下来土球不好,后来村里的代表去要钱去,看到白皮松在北京生长很好。回来后有眼光头脑先进的人就不顾家人反对,把山里白皮松栽在自己的口粮地里,结果过几年北京人来就偏偏看上地里的树,价钱还成倍的翻。这其中最有胆识的就是安家山村的几个人。辋川村民看着了种植白皮松的甜头,开始纷纷效仿。当时栽植一亩白皮松,两三年后就可以卖几万元。随即从安山辐射整个辋川,所有可耕地一片一片一坨一坨让白皮松履盖了,慢慢粮食在辋川境内消失了。
      辋川人离不开白皮松,蓝田人现在也离不开白皮松。
      如今,辋川有眼光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开始赚钱了,已经不满足自家一亩三分地栽植白皮松了,想要扩大经营,然后便在辋川之外的岭上,县川,白鹿原地区租地栽植白皮松,苗圃企业化。
      如今各地园林绿化客商可不买山上的苗子了,苗圃地里的苗子质量有保证成活率又高。
蓝田白皮松近几年再政府的大力支持下,发展白皮松的育苗、培养这一新产业。目前全县累计发展面积不完全统计10万余亩,仅此一项全年共收入千万元,人均超过2000元。
      蓝田白皮松苗木种植户对外宣传销售,形成一条产业化经营,农民生活水平大大提高,几乎家家都有摩托车小轿车,有的村民为了孩子能更好的接收教育,在蓝田县城买了房子。
      现在的辋川种植白皮松早的人大多都在外租地办苗圃,远的在西安周边等,近的在白鹿原上,北岭,县川置办苗圃,大户办苗圃多的有六七十亩近百亩,少的也有二三十亩,或者一二十亩不等。当地人种地人收入少,把土地每亩一千左右流转给建苗圃,出去打工增加家庭收入,这些都能带动蓝田周边经济。
      外地的客商来蓝田采购白皮松苗木,县城的宾馆、酒店等都带动经济收入,苗圃地附近村里的老人也能锄地干农活增加收入,年轻人加入挖树队伍,这样就出现了一队队在田间苗圃挖树的队伍。
      这些挖树的队伍,都是各村自发组织,成立领导,队伍也有大有小。大的三五十人,小的也有十数八个人,大大小小的队伍中,笔者认为最早最有名的挖树队伍应该是苜宿沟村的挖树队,还有褚家河的老姚队伍,苜宿沟村起树的队伍成立早而且能吃苦!尤其是半山腰有一个组叫做武家壕,这是支专以挖树为业的队伍,大部分都是武家壕兄弟或他们的亲戚组成,活干得好,专业,而且人比较敬业。
      年近七十几的老武,按辈分也是笔者亲戚“老表”,是这支队伍的中坚力量,几年前我销售白皮松苗木时,见他还在挖树,我说“老表,该退休了吧”?
他“嘿嘿一笑,咱农村人么办法,闲着也么事!能干算干着”!不要看他年龄大,姜还是老的辣,挖树还挖的快,早早挖完出地休息,等待其他队友挖完两人一组抬出苗圃地。
      其实不是没办法,弟兄们人勤快,地里活干习惯了,在家闲不住,现在想尽量多赚几个养老钱,为子女减轻负担!都是上有老下有小,子女要上大学,双亲还要养老,生活的压力使他们喘不过气来!硬是拼着那压不跨的腰,不屈的毅力和双手,自己在苦再累也要给子女创造出在城里生活的条件,供给子女双双完成学业,虽然给孩子在县城买了房!但是辋川老家才是老一辈养老的地方!
      现在的辋川的各个村里,小车几乎普遍,其中的也有高档小车也比比皆是。平时挖树之余,和挖工师傅们聊天说:“现在的生活简直不敢想,小时候梦想以后能和电视里的人骑上摩托车耍就心满意足了,谁知道现在还能开上小汽车,和以前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是在地下”。回想起种地吃不饱饭的日子,吃白膜都不敢拿出来!一年都吃不了几次肉,历历在目啊!
      如今那些种植白皮松和挖树的人,用着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的幸福,开着自己的车或住在自己的盖的新房中,他们脸上的是喜悦的,内心是欢快满足的!他们是用自己的双手创造了幸福,改变了生活!为儿女创造了在城镇生活的必备条件!用自己的辛勤双手和汗水闯出了一条致富的道路!
      此文向勤劳的白皮松经营者致敬!


      相关文章:

      蓝田白皮松的三十年:http://www.bpscfc.com/article/sanshinian.html

      可歌可泣的挖树人:http://www.bpscfc.com/article/washuren.html

      白皮松之乡的产业梦:http://www.bpscfc.com/article/chanyemeng.html